中華工控網 > 工控新聞資訊 > “世界工廠”的安全感在哪里?
“世界工廠”的安全感在哪里?

    近期,各大跨國公司面臨著外界的疑問:會把產業供應鏈移出中國嗎?

  美日兩國官方層面近一段時間表態不斷:提議撤離在中國的制造企業,回歸本土或遷移至其它國家,還聲稱將負擔全部“搬家費”。

  各大跨國公司或將產業供應鏈遷出中國,會帶來新的外部風險嗎?

  供應鏈被外遷是威脅論?

  經濟行為不應被過度解讀

  事實上,關于將產業供應鏈移出中國的探討并非此次疫情的“特殊產物”。

  早在去年中美貿易戰僵持不下時,一些廠商就開始考慮遷移在中國的工廠,到出口關稅更低的國家和地區。

  產業鏈的轉移不僅興師動眾,更勞民傷財。在去年6月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召開的關于加征對中國關稅的聽證會上,美國企業代表一致認為,將產業供應鏈轉移出中國,成本和代價十分高昂,并不現實。

  根據投資銀行高盛的一份報告估算,設立一個新廠址需要3個至6個月,蓋廠房到正式投產需要18個月,安排原材料采購、物流、生產,改善工人的技能和文化磨合,這意味著完整搬遷至少需要兩年以上。國泰君安的研究報告則指出,根據日本、韓國的經驗,一般產業外遷大約需要10年周期。

  另一方面,世界經濟論壇(WEF)報告指出,產業供應鏈的搭建不可能一蹴而就?鐕驹谥圃熨|量、產能、交貨、成本以及對需求變化的反應能力等方面,對潛在供應商進行資格審查需要花費相當多的時間和精力。因此,產業供應鏈一旦建立起來,就很難迅速進行調整。

  總體來看,產業供應鏈的搭建需要時間,因此至少在短期來看,跨國企業將產業供應鏈移出中國無法實現。不過面對心理層面的不安,有學者指出不應過度解讀產業供應鏈的外遷。

  在復旦大學管理學院產業經濟學系主任芮明杰看來,產業供應鏈的全球分布和安全是經濟與商業問題,跨國公司要利潤最大化,當然要尋找最有效率、最安全的產業供應商,安排自己的產業供應鏈。不光國外的企業會考慮此問題,中國的企業也會考慮此問題,因為這是一項合理的企業經濟行為。

  芮明杰進一步指出,產業供應鏈全球轉移就是企業在商業利益驅使下的經濟行為,這些行為在特定條件下會受到一些國家政府政策影響,而不是個別人的言論。即便那些政府出臺了直接政策,企業也未必都改變自己的產業供應鏈,因為將有效率的供應鏈遷移改變,成本是極其大的,而且需要比較長的時間。

  事實上,比起新冠疫情,來自關稅的壓力更能催生跨國公司將供應鏈移出中國的念頭。

  一位在浙江做家具出口外貿生意的企業主對中新社國是直通車表示,根據國外客戶的反饋,越南供貨商的成本比該廠實際上還要高5%,但由于美國對中國加征關稅的抵消作用,綜合看來,或許選擇越南的供貨商對這些客戶來說采購成本更低。

  “世界工廠”的地位尚難撼動

  但中國制造的安全感在哪?

  跨國公司在部署產業供應鏈上的出發點是經濟利益和生產安全,中國在這兩方面是否能有長足的吸引力至關重要。

  一方面,中國是當今世界唯一擁有聯合國產業分類中全部工業門類的國家,擁有39個工業大類,191個中類和525個小類;中國制造業占全球制造業產值的比重已超過25%,在全球500種主要工業產品中的220多個門類上產量位居世界第一。

  另一方面,中國制造的成本低廉但工藝精湛。著名財經作家吳曉波指出,中國在全球制造業價值鏈中的一個核心競爭力,是分布在汽車、醫藥、電子、機械等等領域的中低端工程師、技術人員和熟練產業工人,他們專業且紀律性強,這也是越南、印度短期內替代不了的一大優勢。

  然而不少貿易專家指出隨著中國制造在人力和成本的優勢日漸式微,中國國內增加值占比較高的勞動密集型行業(如紡服、家具制造、電子設備、計算機等)的產業供應鏈轉移壓力仍然很大。

  一方面,中國制造的工程師紅利很難長久維持。福耀玻璃集團創始人在紀錄片《美國工廠》里坦言,制造業中很多崗位終究會被機器替代,并且這個進程將會很快;另一方面,中國人工、企業用地、房租價格的抬高使得制造企業的生產和經營成本都在增長。

  此外,中國巨大的消費市場恐也難以起到錨定作用——2012年,阿迪達斯關了中國唯一一家直屬工廠,遷往東南亞;2016年,飛利浦宣布停止運營深圳工廠;2019年,三星關閉了中國的最后一家手機工廠,但這都不妨礙這些跨國公司的產品繼續銷往中國,可見雖然就近生產對跨國公司來說在經濟上更節約,但并不是必選項。

  那么面對產業鏈外遷的威脅,中國制造的底氣應該落在哪里?對此,有業內人士認為未來中國一定要夯實自己不可替代的綜合成本優勢,盡管部分勞動力、土地優勢正在喪失,但高效產出和完善的產業配套能力依然具有殺傷力。

  例如中國電子分銷商分會(CEDA) 理事長談榮錫就表示,中國作為電子產品制造大國已經跨越了靠絕對成本優勢的階段,全球更依賴中國的是比較優勢,即中國多年來建立的完善供應鏈生態環境。

  會經歷種種陣痛

  但也是轉型升級的鞭策力量

  事實上,從全球產業結構的特點和變化趨勢看,國際制造中心轉移是經濟發展的客觀規律。

  湘海電子董事長楊林表示從全球制造業的發展軌跡來看,遵循著“美日韓-中國臺灣-大陸”的趨勢,目前東南亞正在快速崛起,未來全球制造業還可能轉向非洲,這是全球一體化和產業高度分工的必然結果,因此不必過度悲觀。

  而在這樣的大勢中,中國繼續優化營商環境,推進全球合作創新,提高企業自身的國際競爭力,都是無聲勝有聲的最佳回應。

  第一,鞏固技術工人人口紅利的守勢。復旦大學管理學院產業經濟學系主任芮明杰指出,自動化與智能化程度提高加大了設備投入成本,雖然對勞動力的數量要求降低,但對勞動力素質技能有了更高的要求,此時勞動力的數量要求轉變為質量要求,勞動力質量不行產業供應鏈也會有問題,所以勞動力狀況始終是一個重要影響因素。

  第二,形成不斷進行產業升級的攻勢。目前中國制造更多是承擔生產加工集散地的角色,科技含量不高。對此,中國社會科學院工業經濟研究所執行研究員周維富提出,中國要利用5G、云計算、物聯網、大數據、人工智能等新技術形成全新制造方式,包括數字化設計、數字化工藝、數字化加工、數字化裝配、數字化管理等。

  中國世界貿易組織研究會副會長霍建國如此總結:

  一是全球制造中心必須輔以龐大的工業體系和強大的全球貿易網絡,具備明顯的要素優勢和技術創新優勢;

  二是作為全球制造中心的國家,必須擁有足夠的國內市場需求支撐和開放的市場環境;

  三是全球制造中心的轉移變化是客觀趨勢,任何一個國家或個人都無法改變這種經濟發展的內在規律,只能努力使之延長或有限度地保住一些核心領域。

【思南新發現】福祿克1535絕緣表

  寄語 | 關于我們 | 聯系我們 | 廣告服務 | 本站動態 | 友情鏈接 | 法律聲明 | 非法和不良信息舉報  
工控網客服熱線:0755-86369299
版權所有 中華工控網 [email protected] Gkong.com, All Rights Reserved

經營許可證編號:粵B2-20040325
網安備案編號:4403303010105
大众麻将苹果版 时时彩软件破解 湖南快乐十分过滤软件下载 快三怎么看走势技巧 重庆时时开奖号码查询 2019车小将最新消息 陕西福彩快乐十分前直三走势图 重庆时时彩最新开奖号码 浙江体彩20选5号码 期货配资多少钱构成犯罪 新快三开奖结果查询